“不满”的“草根大师”

发布时间:2014年8月18日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新闻导读:在江铜集团贵溪冶炼厂,有一个神秘的领地,不要说外人很少踏入,就连该车间以外的冶炼厂员工也很少进出。这就是全国技能大师夏兴旺供职的一车间——全国最大的伴生黄金、白银生产基地。由于贵金属的特殊性,进出车间大门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更别提进入金银生产浇铸的地方了。

  在江铜集团贵溪冶炼厂,有一个神秘的领地,不要说外人很少踏入,就连该车间以外的冶炼厂员工也很少进出。这就是全国技能大师夏兴旺供职的一车间——全国最大的伴生黄金、白银生产基地。由于贵金属的特殊性,进出车间大门都有非常严格的要求,更别提进入金银生产浇铸的地方了。
  但用夏兴旺的话来讲,工作场所可以封闭,但人的脑子不能封闭,一旦“闭关锁国”,就没什么发展了。
  从最初的年产黄金300公斤,到如今的25.4吨,江铜黄金产量不断提升的背后是技术日新月异的变化。
  夏兴旺说:“只有工艺不断提升,产能才能不断提升,反过来说,产能的不断扩大也逼迫着我们不断学习、研究新的工艺和技术。”
  在新知识面前,带了一波又一波徒弟的夏大师也当起了“小学生”,规规矩矩地坐在课堂上认真听课、做笔记。
  2013年10月份,铂钯生产线落户一车间。俗话说“老方子不治少病”,面对全新的铂钯生产工艺,夏大师的经验不管用了,老师傅也要接受“再教育”。
  台上的老师孙敬涛是和他儿子年纪相仿的小伙子,还是他带了好几年的徒弟。
  大师“回炉”当徒弟,别人担心他会感觉“掉面子”,但夏兴旺的想法却十分简单:“能者为师嘛,当师傅凭的不是年纪,而是实实在在的真本事,徒弟也可以成为师傅。”归根结底,夏大师又对自己“不满”了。
  身边的人都知道,“不满”是夏兴旺的口头禅,也是他由普通操作工人一步步成长为国家级“技能大师”的原动力。
  18岁的夏兴旺高中毕业后进入江铜贵冶工作,大学的大门朝哪开不知道。可他认准了一个理:人可以没文凭,但不可以没知识;可以不进大学,但不可以不学习。
  志向好立、决心好下,但对于这个从事重体力的一线操作工人来说,学什么、怎么学,难度确实很大。既然是对自己的文化水平“不满”,就用书本“填”,夏兴旺的执拗劲一上来,几头牛都拉不回。
  夏兴旺所在的江铜集团,如今已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也是中国铜工业的领头羊,江铜贵溪冶炼厂铜产能规模已突破百万吨大关,是世界最大的单体炼铜工厂。但夏兴旺回忆起刚刚走进一车间的场景,还是直摇头:“那时候,车间简直就是一个家庭作坊,我们开玩笑叫‘锅碗瓢盆’式工艺。上世纪80年代,整个国家的贵金属生产水平就那个样子。”
  对那时候“苦、累、差”的工作环境,夏兴旺很“不满”,但他没有发牢骚,没有学别人在黑板报上写“大毒气车间”表达愤怒,而是自己动手:设备不稳改设备、工艺不顺改工艺、技术不精改技术。“要想从艰苦的环境里解放出来,等不来、靠不住、要不到,归根到底只能靠自己,哪里不行改哪里。”这一改,还真改出了大名堂:工作27年,他取得了科技进步奖、职工自主管理、技师技术创新奖200多项,攻克了20多项重大技术、工艺、质量难题,总结发明了多项先进操作法。其中由他主导的“3公斤黄金平模倾斜浇铸法”结束了贵冶20多年“黄金立模浇铸”模式,被命名为“夏兴旺浇铸法”。
  “夏兴旺浇铸法”彻底消除了金锭人工切头工序,大大降低了黄金浇铸的作业难度和劳动量,并且使金冶炼直收率提高0.092%、金锭浇铸物理合格率提高19.5%,每年节约的成本就达500多万元。
  说起这个浇铸法,夏大师很是自豪:“别的不说,我们刚搞出来这套浇铸法时,咱们出去的黄金到了上交所,别人不看商标就知道是‘JCC’的黄金,平模浇铸的金锭真漂亮,就跟自己的小孩一样,绝对是‘帅哥’。”自己的产品走上大舞台给公司争了光,这是他的骄傲所在。更为骄傲的是,他创新的方法已经在全行业推广开来,对黄金浇铸整体水平而言,是一个大的突破和提升。
  近年来,随着中国半导体市场的发展,以高纯金为原料的健合金线市场每年以30%以上速度发展。
  江铜贵冶仅有99.99%及99.95%两个金锭产品,为进一步挖掘黄金产品的效益,夏兴旺凭借着多年贵金属冶炼的生产经验和精湛的技艺,苦苦探索,创新思路,研发了金线用高纯金。通过一年多不懈努力,高纯金生产线最终建成并一次性投产成功,填补了国内高纯金新产品生产的空白,按加工费3.6元/g计算,每年纯利润达800万~900万元以上。
  美好的结果是由过程的艰辛浇灌出来的,在改造最艰苦的那段时间,夏兴旺连续三个月没有周末、节假日,经常吃住在办公室,长凳当床、几本书当枕头,就是凭着这股子精气神,他创造出的《一步法高纯金生产新工艺》己作为发明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也为江铜集团开发了黄金产品的新品种、延伸了产业链。
  大师的“不满”,说到底是“永不止步、追求卓越”的精神,创新也就成了夏兴旺始终不渝的追求。如今,车间新来的大学生越来越多,“夏兴旺国家技能大师工作室”也就成了金银冶炼技术的“黄埔军校”。
  “就算我一身都是铁才能打几根钉啊?”夏兴旺说,“我们总是要退的,还是要把年轻人带出来。”他不仅要为工厂金银生产的瓶颈排忧解难,还要把他“不满”的精神传递下去,为工厂、公司乃至全行业的金银技术的进步贡献力量。

     (刘东亚)

责任编辑: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