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装备制造业 改革任重道远

发布时间:2013年7月18日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新闻导读: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政策实施10周年之际,今年3月出台的《全国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规划(2013-2022年)》曾一度引发关注。


  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政策实施10周年之际,今年3月出台的《全国老工业基地调整改造规划(2013-2022年)》曾一度引发关注。记者最近走进辽宁沈阳,在解码沈阳老工业基地振兴成果之余,也深入走访北方重工、沈阳机床、沈鼓等重大装备制造企业,试图去探寻其重塑国有企业体制机制的成功路径。
  改革任重而道远
  由于集中了一大批重点装备制造业骨干企业,包括辽宁在内的东北地区至今仍被视为我国主要的装备制造基地,且被誉为“共和国的装备部”。
  装备制造业作为东北传统优势产业,其成套装备产品研发、制造能力居国内领先水平,重型装备产品在国内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柱性、战略性产业,重大装备制造业始终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与技术水平的重要体现。
  以重大装备制造业为主的骨干企业,自东北振兴规划实施以来,多以体制机制创新为着力点,加大装备制造企业改革、改组、改造步伐,推进跨行业、跨地区战略重组。经历过90年代的困境与近十年的改革探索,现如今,一批重大装备产品依然在东北地区持续研制成功并投入市场。
  然而,尽管重大装备制造业解决了重大装备产品空心化问题,促进了国民经济发展,但对承担使命的骨干企业而言,其在体制机制创新改革的路上依然任重而道远。
  记者在沈阳部分重大装备制造企业发现,企业在技术创新、战略经济安全等方面取得巨大成绩和进步的同时,其管理创新、体制机制创新等方面仍然面临挑战。
  沈鼓集团党委工作部部长佟立臣告诉记者,作为沈阳当地的国有企业,鼓风集团必须要承担社会责任解决当地就业,而这势必会带来人员的冗余与管理的困难。“这样一来,除了企业领导和个别干部能认识到企业生存危机,很多人认识不到企业问题。他会觉得我的工资又涨了,我又进步了呀。还是老脑筋老思想,只是满足于简单的每天上班下班。”
  长期以来,国有企业一潭死水、没有活力等问题饱受外界诟病。对此,沈鼓集团董事长苏永强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在国企确实不能绝对做到奖勤罚懒、奖优罚劣,但起码按劳取酬基本形成格局了,我们设立了一套职工竞争办法,增加责任、技术等各项津贴,有效地创新人才管理机制。”
  管理问题之外,求是联合管理咨询公司董事长安林告诉记者,国有企业同时面临政策依赖明显、经济结构待调整、市场化程度不高等一系列问题。
  有变压器行业业内人士就对记者透露,“政策会给企业一定的便利与优惠,但行业严重依赖于产业政策和国家基础设施建设需要,一旦政策有所调整,企业将会受到直接影响。”此外,他还透露称企业管理各方面都有待提升。
  此外,原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研究员邓旭认为,国内装备制造业发展面临利润水平低、创新能力弱、缺乏国产品牌等一系列问题。

 

[1][2] 下一页

责任编辑:小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