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二十大】辉煌十年有色志•锑业篇

发布时间:2022年10月1日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作者:赵振军 孙旭
新闻导读:锑,是全球相对稀缺的战略金属资源,被广泛用于阻燃材料、聚酯催化剂、蓄电池、特殊合金、荧光粉、电子陶瓷、医药、军事国防等领域。锑是现代工业生产不可或缺的重要原材料之一,对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国民经济发展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锑,是全球相对稀缺的战略金属资源,被广泛用于阻燃材料、聚酯催化剂、蓄电池、特殊合金、荧光粉、电子陶瓷、医药、军事国防等领域。锑是现代工业生产不可或缺的重要原材料之一,对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和国民经济发展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锑是我国优势矿产资源之一,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国家高度重视锑工业的发展,大力改建、扩建旧矿。经过几代人艰苦奋斗和不断创新,中国锑工业从落后的困境中奋发,逐步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产业之一。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世界经济格局深刻变化和错综复杂的发展环境,我国锑工业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灵活调整发展策略,积极适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沉着应对疫情冲击,在产业集中度、技术创新、产品结构、节能减排、安全环保及含砷碱渣无害化处理等方面开展积极探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为实现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强国目标作出了巨大贡献。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正处在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的攻关期。我国锑工业也已进入由规模快速扩张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历史关键期,正经历着由大到强的历史跨越。

1

产能结构持续优化

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凭借锑矿资源的优势,我国锑工业经过多年发展,形成了成熟完备的产业链,长期以来对全球锑产业的格局具有重要影响。

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保护性开采特定矿种和战略性矿产的管理,我国从战略高度的角度审视锑工业发展,不断研究和优化锑业管理政策,提高资源安全供应能力和开发利用水平,行业集中度持续提高。2012—2020年,我国规模以上锑企业数量从109家减少至58家,锑资源进一步向优势企业聚集。2017—2020年,我国锑矿采选能力分别从19.1万吨和21.5万吨下降至14.8万吨和15.2万吨,降幅分别为22.5%和29.3%。目前,已经形成湖南、广西、云南、贵州四大锑产业基地,基地内的闪星锑业、辰州矿业、木利锑业、东峰锑业、久通锑业、华锡集团等骨干企业均为采选、冶炼、加工一体化生产企业,锑品合计产量占全国总量的70%以上。

1

产量保持平稳

产品结构向高端方向进一步延伸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锑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锑品产量过快增长情况得到有效地抑制,2013年,达到26.3万吨历史峰值后开始稳步回落,2015—2021年,我国锑品产量进入稳定阶段,始终保持20万吨的总量规模。同时,我国锑品结构也在持续优化,后端深加工锑品占比明显提高,包括高纯三氧化二锑在内的多系列多规格三氧化二锑、乙二醇锑、锑酸钠以及阻燃母料等深加工产品的产量逐年增长,具备良好阻燃性能及加工性能的锑系复合阻燃剂和高纯锑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锑产品结构向高端方向进一步延伸。

1

出口稳步增长

深加工产品出口占比逐年递增

中国是全球最大锑品贸易国,锑品出口对我国有色金属创汇贡献巨大。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锑品出口保持增长,2012—2021年,我国累计出口锑品约45万吨,创汇33.5亿美元。

海关数据显示,2013—2021年,我国锑品出口量稳步增长,从3.4万吨上涨至6.0万吨,年增长率7.2%。与此同时,出口锑品结构持续优化。党的十八大以来,锑工业科技人员积极探索,不断创新,取得了丰硕的成果,逐步实现了锑产品由初级低端向深加工高端的转变。中国锑品出口从以初级冶炼产品为主转向以深加工产品为主。阻燃级、催化剂级、无尘环保等多系列氧化锑成为主流出口产品,深加工产品的出口比例呈现明显上升态势,并进一步向着个性化、差异化、环保化方向发展。

1
2
3

绿色发展效果显著

污染防治水平迈上新台阶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是建设绿色矿山、发展绿色矿业的重要保证。“金山银山”变“绿水青山”,已成为矿山企业的发展目标。建设绿色矿山是矿山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必然选择,发展绿色矿业是我国矿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2019年,锡矿山闪星锑业有限责任公司与长沙矿冶院合作的“锡矿山南矿无尾绿色矿山建设工程示范项目”,即“南矿尾矿零排放系统工程承包协议”正式签约,拉开了项目序幕。该项目设计原理是通过对浮选锑尾矿进行浓缩、压滤处理,实现渣水分离,分离后的废渣外卖或用作采空区充填,废水返蓄水池进行生产循环回用。该项目的建成投产,可彻底解决300多吨细尾砂外排问题,实现尾矿零排放。

长期以来,砷碱渣无害化处置一直是世界性技术难题。2022年,中南大学资源加工与生物工程学院积极展开产学研协同工作,联合湖南黄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冷水江锑都环保有限责任公司、湖南省环境保护科学研究院等单位,经过长期科研攻关,开发出以“砷碱高精度矿化分离”为核心的砷碱渣高精度矿化分离及减污降碳资源化利用成套技术。新技术把废渣中的砷变成一种不溶性矿物,把碱制成产品,使砷碱渣无害化、减量化和资源化成为现实。自该项目投产以来,累计处理砷碱渣6453.58吨,预计节约历史遗留砷碱渣处理成本20多亿元。按照目前的处理能力,锡矿山地区遗留的15万吨砷碱渣,有望在近几年得到完全处理。

冶炼工艺加速发展

工艺水平领跑世界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锑冶炼技术加速发展,为攻克锑清洁低碳冶炼技术难题,实现锑冶炼工业的重大技术进步,以中南大学、昆明冶金研究院、中国恩菲为代表的科研院校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试验。以闪星锑业、辰州矿业、云南木利、新邵辰州为代表的骨干企业克服重重困难,积极组织科研力量,与科研院所合作,攻坚克难,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在锑富氧侧吹熔池熔炼和湿法冶炼等方面取得突破。行业装备不断大型化,操作机械化、自动化,并逐步实现自动控制,锑冶炼工艺技术,装备水平居世界先进行列,引领着世界锑冶炼工艺的发展。

海外资源布局加快

积极参与全球资源竞争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锑工业主动作为、扎实工作,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积极参与国际竞争,积极践行“一带一路”倡议,充分发挥自身技术、资金、人才、装备等方面的优势,在矿山采选、冶炼、工程建设等领域,建设了一批具有示范带动性的境外合作项目和标志工程。

2017年,西藏华钰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境外股权投资合同,塔吉克铝业以9000万美元的价格向华钰矿业转让塔铝金业50%股权。根据塔吉克斯坦国家资源储量委员会出具的储量备案证明,该项目矿区范围内保有C1+C2级别资源储量2300万吨,其中黄金49.9金属吨、锑金属量26.46万金属吨,平均品位金2.17克/吨,锑1.15%,金、锑均属优质大型矿床。

2018年,湖南辰州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与澳大利亚曼德勒资源公司举行贸易长单合作签约仪式。这也是我国锑企业通过贸易合作方式和建设资源基地,整合全球的金、锑、钨共生资源,抓住国家“一带一路”建设和经济全球化的机遇,参与国际合作与竞争,加快企业国际化的进程,实现生产经营跨越式发展。

1

科技协同创新发展

应用领域不断拓展

锑的主要消费领域主要集中在阻燃材料、合金应用、聚酯工业等。近10年来,锑行业上下游企业开展了大量应用理论和产品开发的研究工作,并在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及市场开拓等领域作了很大的努力,研究工作的深度和产品质量均已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世界经济和现代科技的高速发展,锑的应用领域越来越广泛。除去应用在轴承、电缆扩套、焊料、装饰用铸造件等方面的制造合金和半导体材料外,更广泛应用于电子电气、家居家电、交通工具等众多领域,涉及诸多行业。随着新能源材料、高纯金属材料、高分子材料等产业的不断发展,锑作为重要基础原材料之一,未来将在技术产业发展中占据重要地位,其战略价值将在更多领域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十四五”时期,是深入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一个重要的发展时期。中国锑行业及行业企业将继续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聚焦“十四五”规划发展目标,顺应新时代发展要求,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全面深化改革开放,坚持创新驱动发展,统筹发展与安全,攻坚克难,努力实现发展质量、结构、规模、速度、效益、安全相统一,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更高水平业态。

沧海横流显砥柱,万山磅礴看主峰。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中国锑工业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凝聚行业合力以更加昂扬的姿态推动行业高质量发展,无愧历史担当、再创时代伟绩。

责任编辑:孟庆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