镁价大幅震荡对镁合金应用的影响

发布时间:2022年8月10日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作者:董春明
新闻导读:近几年,镁合金凭借其优异性能,被广泛应用于汽车、电子及其他领域,在技术创新等方面也有了一定突破。但是,部分镁行业人士表示,镁价的大幅震荡不利于镁合金在汽车等领域的应用。2021年9月份以来,镁价大幅上涨,使部分正在研发或启动中的汽车镁合金零部件、镁合金模板及其他项目进程放缓。

近几年,镁合金凭借其优异性能,被广泛应用于汽车、电子及其他领域,在技术创新等方面也有了一定突破。但是,部分镁行业人士表示,镁价的大幅震荡不利于镁合金在汽车等领域的应用。2021年9月份以来,镁价大幅上涨,使部分正在研发或启动中的汽车镁合金零部件、镁合金模板及其他项目进程放缓。

镁价上涨既是共性也是特性

2021年9月份中下旬,陕西省榆林市为确保实现能耗“双控”目标,采取停产、限产措施,从而导致镁价大幅上涨,供应紧张。数据显示,2021年年初,镁锭价格为15250元/吨,2021年年末,镁锭价格上涨至4.9万元/吨,最高价为7万元/吨。

2021年,镁平均价为25943元/吨,同比增长93.9%,达到历史最高水平。2022年一季度,镁锭价格在4万元/吨以上波动,2022年4月份以后,镁价逐步下跌。2022年5月底,镁价下跌至3万元/吨以下。

随着能耗“双控”和“双碳”目标的提出,我国环保措施升级,督察力度加大,同时,受国外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响,导致国际航运紧张、运输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普遍上涨。

2021年,大宗有色金属价格持续高位运行,铜、铝、铅、锌现货均价分别同比上涨40.5%、33.5%、3.4%、22.1%;电解镍、电解钴现货均价分别同比上涨25.6%和40.1%;碳酸锂、氢氧化锂现货均价分别同比上涨177%和117%;冶金级工业硅、化学级工业硅均价分别同比上涨108%和123%;硅铁价格全年最低价6300元/吨;2021年9月下旬,镁价最高上涨至1.8万元/吨以上。

然而,镁价上涨也有其特殊性。

镁冶炼和镁加工行业规模并不大,但镁的生产受外部条件制约较大。多数镁冶炼企业及相关企业为中小型企业,缺乏对资源和产业链的掌控能力。企业不仅要随时应对原材料价格上涨、运输成本增加、新冠肺炎疫情反复等各种挑战和困难,而且镁行业相关政策的实施,产业发展存在较多不确定性。

镁厂的生产成本与开工运行情况均受到各类市场干预,而非个体企业和行业独自决定。当前,国内外镁冶炼产能集中度较高,全球产量的87%在中国,中国产量的约65%在陕西省榆林市,而榆林市府谷县的镁产量约占全国产量的一半。

供求关系和基本面

是镁价震荡的主导因素

2021年,国内镁锭产量约为93万吨,较2020年略有增长。但是,企业突发的限产、停产措施及其他原材料的供应紧张,令下游产业链难以应对,特别是国外用户和贸易商都不同力度的加大库存,以应对风险。海关数据显示,2021年,镁出口量47.8万吨,同比增长21.3%。中国镁出口量占产量的50%以上。在国内镁的消费构成中,大约2/3的原镁用于铝合金、海绵钛、钢铁等冶金领域,用于生产镁合金的原镁占比不到1/3。因此,出口和国内相关行业消费构成了镁的主要应用领域。由于是刚性需求,这两个领域的采购量不减反增,价格承受能力强于镁合金用户。

尽管镁价处于高位,但国内镁合金领域的实际消费下降有限,从国内几家镁合金及压铸上市公司的年度业绩公告中可以看出,镁合金及压铸件产销量增长,但盈利下降。由于终端用户话语权强势,向下传导价格较难,镁企承受了此轮价格上涨带来的最大压力。

作为原材料商品,销售产品随行就市,当有人出更高价格(虽然买方并不情愿),一般卖方不会因为“稳定市场”和“扩大应用”而降低价格出售。同样,在市场价格下跌乃至低于成本价时,也鲜有客户出于“共赢”愿望,而乐意高于市场价购入。目前,镁生产者和市场库存也在逐步增长,这是2022年5月份以来镁价逐步下降的主要原因。

镁价震荡仍在合理区间

回顾镁市场近30年的发展历程,出现过多次镁价大幅上涨。2008年,镁价大幅上涨,是伴随投资热、能源和原材料普遍上涨而发生,但没有此次价格波动表现那么剧烈。2009年至2020年,镁市场基本维持供需平衡,多数时间是产量略有过剩,冶炼产能也相对过剩。镁价基本在成本线上下窄幅波动,镁价在短时间内的上涨多数因为突发情况所导致,价格持续上涨时间远多于镁价低迷时间。镁行业不断洗牌,很多镁厂和镁加工厂都黯然“离场”。现有的镁厂也仍然有许多在环保、节能、降碳、安全、清洁生产、自动化、员工福利方面的历史欠账,需要企业持续投入来弥补,并需要企业加大投入,以满足实际要求。

数据显示,近10年,国内外镁价变化基本与其他主要有色金属品种价格同频共振,特别是与硅铁价格走势大致相同。

据统计,2009年以来,镁铝比值基本在0.9~1.2之间波动。2020年,镁价还低于铝价。2009—2020年,镁铝价格比值基本没有超出业界以往公认的合理区间,即1.3以内。从用户端来看,镁铝价格比值越低,越有利于推进应用。近年来,部分新能源车汽车企业有了创新活力,已经在实施和谋划更多的镁合金部件方案。但是,面对突如其来的镁价大幅上涨,镁下游产业的确再度受挫,包括汽车、自行车、建筑模板在内的一些镁合金开发项目有所停滞。

对镁业发展保持坚定信心

经历了本次镁价大幅震荡,各方对镁的重要性有了更多的深刻认识。相关部门也高度重视,了解到保障镁生产的基本稳定是确保供应链稳定的一个重要方面。

当前,镁业的供应局面正在发生积极变化,镁冶炼企业的工艺改造和环保升级正在展开,将以分步、稳妥的方案实施。行业发生突发性、大规模的减产和限产可能性较小,改造后的镁企将更加符合高质量发展的长期要求,继续成为镁市场的主力军。同时,包括安徽宝镁轻合金有限公司在内的多个重大镁冶炼新项目正在抓紧建设,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中信集团有限公司、中铝集团有限公司等大型企业都已经在镁业布局,具备多重优势和实力的大企业,将成为行业一体化的“领军者”和市场的“稳定器”。同时,在山西、内蒙古、新疆、黑龙江等地区还有多家镁厂陆续重启或开工建设,青海盐湖镁业的电解镁生产线有望于今年复产,大部分海绵钛企业启动配套的电解镁生产线,打通全流程工艺。

在国外,一方面,出于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等多重考虑,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欧盟等国家和地区都在部署新建镁冶炼厂,以逐步减少对中国镁的依赖。从积极的方面看,可以减少我国高耗能、资源性、低附加值产品的出口,缓解国内供需形势,符合国家节能减排战略。另一方面,国外上述项目的投产,也有利于在全球保持镁市场的整体稳定,有利于吸引投资和创新投入,推进镁材料的全球创新和更广泛应用,也能推动国内产业链的发展。但是,根据历史经验,国外镁项目推进较慢,实现规模化生产仍然存有较多困难,预计还需要数年。这也给中国镁产业链留有创新升级的窗口期,企业需要充分利用这一重要窗口期,加快补链、固链、强链、扩链,重在质的提升,同时适度把控量的增长。

截至2022年6月中旬,国内镁铝比价已经回到1.25左右,镁市场的相关困难和矛盾正在逐步得到缓解。随着相关镁冶炼和镁合金加工项目的推进,镁产业能在未来3年做好迎接镁及镁合金大批量应用的相关准备。镁产业链相关方对此形势应有所了解,对未来中长期形势有所预判。镁材料的性价比优势还将继续保持,对镁业及镁材料的发展和应用前景还应保持坚定信心。

根据国际镁协会发布的《镁生产的碳足迹及交通工具中镁部件应用的生命周期评估》报告,考虑了原料生产、使用与回收环节,进行全生命周期评估。与铝部件相比,不论使用当前哪种工艺生产的镁,用镁制汽车部件替代铝制部件都会有更好的温室气体减排效应。扩大镁合金的应用,将是汽车电气化时代、低碳发展时代轻量化的一个重要的优化解决方案。当前,在中国有绝对的镁供应优势的条件下,期待汽车行业能进一步提高对镁材料的重视,把镁合金的应用当成汽车业材料创新的一个重要抓手和提升国际竞争力的一个重要突破口,恢复并推进相关汽车镁合金项目的实施,为节能减排和“双碳”目标的实现作出贡献。

责任编辑:杨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