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黄金因素

发布时间:2016年7月23日 来源:中国黄金网 作者: 张伟超
新闻导读:国际社会对黄金的关注和重视,进入了又一次高峰期。以黄金作为货币稳定基础,完善现有信用货币体系,成为此次高峰期的关键内容,值得进行理论探讨。

在人类货币史上,黄金一直不曾缺席。人类一次次将黄金送上“货币之王”的宝座,又一步步把黄金拉下神坛,称作“野蛮的遗迹”,至今都没能找到一种完全抛弃黄金的终极货币体系。黄金与货币关系难解难分,以至于在货币体系改革风云再起的今天,黄金作为稳定金融的“锚”,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中,被有志于改善国际货币体系的人们所青睐。

货币与黄金,成为了黄金经济学的重要课题。历史表明,黄金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定位和表现不同,在当今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信用货币体系下,黄金的地位和作用是什么,未来又将扮演怎样的角色。不论是出于对人类货币历史规律的把握和认识,还是助力人民币国际化,推动民族复兴,这一重要课题都值得深入探讨和长期研究。

黄金离开货币神坛黄金作为人类货币,已经有五千年的历史,从原始部落的狩猎平均分配,到后来的交易,再到后来货币的产生,人类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黄金作为剩余商品交换的度量衡。近代以来,随着文艺复兴、工业革命的到来,人类进入资本和工业化的新时期。金本位制、金块本位制……人类为了工业化大生产的货币需要,进行了一系列货币制度探索和尝试,最终英镑和美元凭借大量黄金储备而“上位”,成为世界货币群雄的翘楚。

金本位制提供的稳定货币体系,不仅是英美经济崛起的保障,也是英镑和美元成为世界主导货币的历史前提。当时,英镑和美元在国际上可以方便地兑换成黄金,深受市场追捧,因而被称作为“硬通货”。二战结束后,美国拥有世界上76%的黄金储备,美元被世人称为“美金”。

起初,由于可以升息且交易成本比黄金低,大多数国家央行倾向于持有美元,但是到了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后期,随着美元债务的增加,人们对美元兑换成黄金的信心下降。正如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规划者认为的,缺乏足够的黄金满足世界流动性(储备)所需,类似美元和英镑的关键通货可以用来补充或取代黄金完成国际交易,而等到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失去了黄金制衡,曾经的“美金”变得不再“与黄金一样好”,美元走上了贬值的不归路,通胀成为了全球公众和世界财富的最大“杀手”。

把黄金从货币神坛上拉下来,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由以黄金为基础,调整为以信用货币做基础的逻辑关系极为诡异。黄金离开了货币神坛,美元凭借固有的霸权地位,充当起了世界货币角色,大部分国际贸易以美元结算,美元成为各国主要的外汇储备。同时,美国隔断了黄金与美元的制度联系,使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可用增加信用证券发行量来解决自己的财政赤字,用输出纸币平衡国际贸易逆差的国家。美国一直向外界鼓吹“黄金无用论”,使黄金在国际金融理论和体系中被边缘化;另一方面美国却始终持有世界上最多的黄金储备。

最终,美元霸权地位再一次得到巩固。但接踵而来的是,全球经济总体呈现严重的泡沫化趋向。史无前例的通货膨胀,频繁发生的金融危机,急剧下降的经济增长,不断恶化的全球失衡,美元本位制和浮动汇率加剧了国际货币体系的不公平性等一系列问题困扰着全球经济和金融安全与稳定。

黄金再次回归进入21世纪,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国际信用货币体系进入急剧动荡的时期,随着一系列影响金融安全和稳定的问题出现,很多人开始反思过去的信用货币体系,逐渐从“黄金无用论”的阴谋中觉醒,呼吁改革和完善国际货币信用体系。

黄金再次回归。全球央行储备资产去美元化,转而净增持黄金。于是,以美元为主导的信用货币体系日益式微、区域货币不断强势崛起,呈现出区域货币“春秋战国”时代的新形势。

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以及制衡美元过程中,黄金发挥了特殊的重要力量。货币是财富的度量衡,拥有一个稳定而合理的度量衡,对于全球财富资源的的衡量和分配,经济体系的正常运行至关重要。黄金是伴随人类文明历史时间最久的货币。它经历了历史和时间的大浪淘沙,是沉淀在人类货币史上的精华。不论什么国家、民族、宗教、种姓,黄金始终都被视为财富。相比当前流行的法币,以国家信用为担保,为负债资产,黄金本身作为稀缺的贵金属,具有内在的价值,不依赖任何信用做背书。

对过去的金本位制,奥地利学派的米塞斯评价为“整个西方文明在资本主义黄金时代的最高成就”。人们逐渐认识到,黄金在市场的自然进化过程中,形成的高度稳定的价格体系,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的产物。以黄金作为货币的度量衡,不以金融寡头的贪婪本性为转移,不以政府的好恶或政治意图所转移,不以华尔街的金融大鳄的利益投机为转移,可以有效地抑制当前信用货币体系下滥发货币的弊病。

在欧元崛起、卢布保值、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央行十分重视黄金储备的作用。自1999年欧元诞生之日起,为了让欧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欧元区官方黄金储备的比重一直保持上升态势,已从1999年黄金储备占官方储备的27%上升至2013年的55.8%,2013年欧元区黄金储备超过世界黄金储备量的三分之一,共计10779.3吨,成为全球黄金储备最多的统一货币区域。

受宏观经济、地缘政治、西方国家制裁等因素的影响,俄罗斯通过大量购买黄金储备,用以稳定国内货币价格,应对经济风险。据了解,自2014年以来,俄罗斯为全球央行增持黄金最多的国家。过去的10年里,俄罗斯官方黄金储备增加了两倍。而中国则从2015年6月,时隔6年大幅增持黄金储备开始,进入了增持黄金储备的通道。截至目前,黄金储备从1054吨达到了1823.29吨,增幅达73%。

显然,国际社会对黄金的关注和重视,又一次进入了新一轮高峰期。以黄金作为货币稳定基础,完善现有信用货币体系,成为此次高峰期的关键内容,被认为值得进行理论探讨。

货币邂逅黄金,又为人类带来了改革国际货体系的传统能量。

责任编辑:彭薇